康妮小说网

第116章 难为知己难为敌【1 / 1】

祥麟公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康妮小说网http://www.vkni.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东方朔虽然和昔日的东方明相交百年,可他并没有见过这强光手电,只因昔日的东方明穿越后乃是战国末年,等到了汉武帝时,强光手电和太阳能充电板的锂电池早已寿终正寝,他认识东方朔之时,这强光手电早就已经是块废铁了。

眼见东方朔双目暴盲,夹住剑身的双手力道有所减弱,东方明再不迟疑,右手紧握着剑柄,猛地向前推去!

东方朔清晰地感受到双手间的刀锋上传来的力量骤然增大。

可东方朔毕竟不是袁德思、廉丹之流,暴盲之后仅过了片刻,便恢复了镇静,他情知不好,苦于此刻目不能视物,只能行险与东方明一搏,于是不再试图去夹剑身,右手变掌为拳,就在东方明准备发力刺入的同时,一拳轰在了东方明胸口之上。

东方明一声闷哼,鲜血从他的口中汩汩淌出,像瀑布一般。

可他仍未放开紧握剑柄的手,只是手上已经使不出半分力道。

东方明痛苦地大吼一声,双脚像钉子般牢牢踏住青石板地,身体前倾用用用胸口抵住刀柄,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了上去,刀锋再进一寸!

东方朔一声惨叫,剧烈的疼痛刺激让他模糊的恢复了几分视力。

他瞪着眼睛看了东方明一眼,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一声极轻微又令人心悸的磨擦声从他胸口处传来,鲜血从伤口处淌出,顺着剑锋染红了他破烂的灰衣。

他本已恢复成肉菩提色的肌肤骤然失去光泽,又变得宛如槁木。

菩提洗净铅华梦,世间万象本为空!

东方明丝毫不敢大意,眼前的敌人太过强大恐怖,必须要保证将他杀死。

他牙关紧咬,凝聚起最后一丝力气,手中紧握的剑柄猛烈地向前一送,伴随着他脑中那残缺的剑意,残剑剑身噗哧一声没入东方朔胸口,直接贯穿了他的心脏。

任你再如何强大,心脏被利刃刺穿,总应该死了吧?

可东方明依然保持着极度的警惕,因为东方朔方才所展现的境界实力已经超出他所有的经验认知,他不能确定像他这般强大的修行者,究竟能拥有怎样的生存能力。

所以他没有就此抽剑而出,而是死死盯着东方朔近在咫尺的双眼,看着他苍老眼眸最深处的那一丝生机,手腕用力一转,让剑锋直接把东方朔的心脏震成了碎片。

东方朔的身体猛然抽搐起来,嘴角淌出的血已经变成了黑紫色,他的手指痛苦地抓住刺进胸口剑锋,指缝间鲜血淋漓,却没有马上死去。

东方明皱眉,准备抽出残剑直接取了他的首级。

东方朔忽然艰难地大笑起来,笑声虚弱嘶哑,神态状若癫狂,到了最后笑声已经化作一种如泣的呜咽之声。

良久,随着笑声渐止,他喘息着说道:“原来是这样,难道这就是命数吗?”

这位拥有着传奇经历的绝代智者,在临死前的一刻,终于从东方明的身上看明白了一些什么事情,喃喃说道:“百年恩怨……一朝了却……是我杀你……还是你杀我……原来并不重要。”

听着东方朔喃喃的话语,看着他迅速衰老的容颜,东方明不禁升起了一丝恻然之意,但很快他心头一凛,想起自从进入室中之后,这老人智计百出,或斗智或用力,将他们操纵于股掌之中,此刻不是听这个老人遗言的时候,必须彻彻底底地杀死他,才能终止这一场像噩梦般的相遇。

想到此处,他牙关一错,狠下心肠,手上再次发力,手中那把残剑毫无阻力地穿透了东方朔的身体,直至没柄。

锋利的剑锋割断了他抓住剑身的几根手指,哇的一声,东方朔又吐出了一口紫黑色的鲜血,可他兀自强行维持着身体的平衡,缓缓地坐到了地上。

这一击已经彻底摧毁了他全部的生机,他看着眼前东方明,双手在膝头缓缓展开,重新结了一个道家三清印。

由于被剑锋所割,现在他的双手只剩下几根残缺断指,白骨森然混合着血水,看起来极为凄惨,然而三清印乍现,一道澄澈静谧的气息顿时笼罩住他的身体,温和慈祥之意渐渐在满地的嶙峋白骨之间蔓延散开。

一如东方明三人刚见他之时。

一切起于道,归于道!

繁华落尽见真淳。

天穹有星,名曰天相,以气化形,翩然落于人间,拥有智慧圆融。

此刻金字塔外的夜穹之中,天相星骤然黯淡,渐渐寂灭于群星之中,再不可见……

临终前的东方朔静静地看着东方明的眼睛。

仍是百年一眼,可目光中再没有裹挟着精神力的诱惑与威严,只有一种慈和亲切之意。

旋即,东方明的脑中响起了老人的声音。

这一次纯粹是两个人的松果体互相感应,在精神世界里相遇,从而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意识。

精神力相遇交流的刹那,东方明能感觉出出对方此时的心意很平静,既没有喜悦,也没有悲哀,只是一种让人极为舒适放松的空明,即使方才二人经历了一场生死互搏,这抹心意依然显得十分亲近。

东方朔的双眸此时已经从漆黑如墨中恢复了常态,眼神温暖宛如一泓春水,静静地看着东方明。

“直到此刻,我方知你我百年来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也不知道另一个你到了最后能否了然。可看似毫无意义的一切,其实对于自我的人生却大有意义,就像此刻的我,虽然仍是败于你手,却忽然了然了这场生命的真谛。”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插在胸口处的残剑,惨白的苍老面容上流露出一丝笑意。

“你赢的很漂亮,获胜的手段一如你当年一般,鬼谷、x星人、金字塔、汉室天下……所有这些都即将与我无关,从我拜入瑶池的一刻,毕生的追求便是能像你一样强大,然后和你携手揭开这一切的秘密,随着肉身的消亡,我也不会再体会到任何情感,但这丝念头依然很难抹除,这就是执念……”

随后东方朔收回目光,再次看向东方明的眼睛。

东方明只觉脑中嗡的一声,随后就像他穿越之时继承周穆王记忆一般,无数事物便从东方朔莹润平静的目光中传了过来,那些事物仿佛既不是具体的知识,也不是画面,更像是一些虚无缥缈的感受,只在他脑中一闪,便躲藏进了他脑海的深处,再也无法寻觅。

“时间,永远是人最大的敌人,它掌控着我们,冷冷地嘲笑着我们,就像此时的我,虽然悟道,却已经没有时间向你传道,不过我相信,你会成长的比以前更加强大,去揭开这一切的谜团,找到所有的答案,而我最后的一丝执念和体会将长眠于你的脑中,等到你揭开谜底的一刻,仍然是我们共同完成的结果,而那时,我的执念便也会随风而去。在那之前,祝你一切顺遂!”

东方朔静静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故人,说出了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缓缓闭上眼睛,搁在膝上的手慢慢垂下。

此一世,他与东方明之间恩怨纠葛。

难为知己难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