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妮小说网

第四百三十九章【1 / 1】

香芋味儿的奶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康妮小说网http://www.vkni.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所幸姜希悦察觉到了不妥,赶紧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随后看了一眼即墨慕言。

即墨慕言赶紧上前:“也没什么大事!都是些小事而已,师娘不必介意!”

“哦?那我就更想知道了,董卿虽有些不着调,不过,与他相识多年,我倒是从未见她哄骗过谁!”或许是女人的直觉,凤吟霜觉得此事怕是另有原因。

即墨慕言与姜希悦顿时愣了,对视一眼,不知该如何是好。

一旁的徐伯懿见两人不语:“若是不方便说,那便算了!”

“什么不方便说啊?”

就在这时,董老头回来了!

瞧见前厅这么多人,倒是有些诧异。

“呦,都在呢!说什么呢,这么热闹,说出来,让老头子我也乐呵乐呵!”

“没说什么!”即墨慕言赶紧开口说道,这老头子,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当真是

“没说什么是说什么?他不说你说,姜家丫头!”

董老头看向他身旁的姜希悦,姜希悦顿时眉头一拧。

“说什么?说你如何骗我?老骗子!”

“我说你这丫头,怎得这般记仇!都过了这般久了,你竟还记得!”董老头顿时无奈,当时教唆这丫头给衍小子和徐清秋下药,是他欠考虑,之后他还给这丫头赔了礼,道了歉,这丫头竟还追着不放。

姜希悦哼了一声不再看他!

“你都一把年纪了,怎得还骗个小姑娘!当真是厚颜无耻!”徐伯懿也笑骂道。

“我这不是着急罢了罢了!此事确实是我欠考虑了,虽说造成了些许意外,不过好在结果是好的不是!凑成了一对姻缘,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将功补过!”

董老头摆了摆手,他也是之后才知晓此事,不过江沐雪与姜予毅两人的事情,确实是阴差阳错造成的一段好姻缘。

这话一出,徐清秋倒是想起数月前他们与北夷一战,大胜归来,回京之后,江沐雪就与姜予毅定了亲,难不成

徐清秋看向姜希悦,姜希悦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董老头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此事都过去这般久了,就莫要再追究了!总归不是坏事嘛,对吧,今日这般好的日子,就不提这些了!”

“对了,外面的谣言怎么回事?”董老头扯开话题。

众人的脸色顿时一变,方才即墨慕言与姜希悦本想晚些再过来的,不曾想,却听到了关于凤氏一族冲出江湖之事,这才赶了过来。

徐清秋示意下人退下,随后将房门带上。

“都坐吧!”徐伯懿让众人坐下,这才将方才遇到的事情同几人讲述了一遍。

“他怎么会知晓师娘的真实姓名!”即墨慕言也有些不解,这徐薄义是何时知晓凤吟霜的身份的?又是谁告诉他的?

“不知你们可还记得!太子之前就曾同徐薄义提起过,要让徐清悦以嫡女的身份嫁于皇室!却被徐薄义严词拒绝!”

徐清秋突然想起这件事,那次徐薄义与太子可是不欢而散!可之后不久,徐薄义就妥协了!

“你是说,这期间徐薄义应是见了什么人,或者收到了什么书信?”即墨慕言瞬间反应过来:“我让人去查!”

“今夜前往徐府的人应是不少!”徐清秋提醒。

即墨慕言无所谓的笑道:“放心!我有分寸!”

“不过如今的局势对我们很是不利!”

徐清秋眉头一拧,她的事情还未解决,凤氏一族又有了麻烦。如今,他们不仅要时刻提防徐氏,还要提防各个势力!

虽说上次给了徐氏重创,可徐氏人数众多,不仅仅有旁支,更有不少拥护者,着实有些难对付!

姜希悦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瞪大双眼看着众人,一个个眉头紧锁,似是也意识到了事情不简单。

徐清秋也知晓,各国来此,并不是信了她是妖的传闻,而是看上了她有毁天灭地的武器,所以才会这般贸然前来拉拢!

与其说是拉拢,倒不如说是强迫。

她之前与北夷交战之时就制作过简易的炸弹,只是并不被各国所注意,而这次的手雷威力巨大,被人盯上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若是此物用在战场上,那便是一件利器!若是能拥有此物,那便有了与各国谈话资本,或者说是讨伐各国重要武器!

赫连君衍从头至尾都未曾说过一句话,可心中早已有了主意。

“若不是因为我,你们也不会这般为难!”凤吟霜很是自责。

“师娘,你莫要这般说!”

“娘,此事我自会处理,您莫要担心!”徐清秋安慰道。

其实徐清秋也知晓他们如今的处境有多难,可即使如此,她依旧不想让凤吟霜担心。毕竟就算没有她,凤氏一族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住。

再者,凤氏一族总归是要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只是时间提前了而已,并不会有太多影响!毕竟凤氏一族在江湖上的地位,从未变过!即使消失了这么多年,也依旧处在之前那个无人可撼动位置!

凤吟霜点了点头,她知晓徐清秋是在安慰她,可她不想让徐清秋在应对对此事之时,还要分心顾忌她。

“时候不早了,你们也早些回去歇息吧!”徐伯懿看着怀中已经熟睡的小七,朝众人说道。

“慕言,你将姜丫头送回镇北将军府!近几日京中不太平!”

即墨慕言点头:“知道了,师父!”

“等一下!”

姜希悦与即墨慕言刚要起身离开,凤吟霜便叫住了两人。

“师娘?”即墨慕言以为凤吟霜还有何事交代却瞧见,凤吟霜从怀中拿出一个木盒。

“这个是我的一点心意!我听伯懿说,你救过清儿,身为清儿的母亲,本该登门致谢的,只是如今以我的身份,怕是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姜希悦看向徐清秋,似是在询问,而得到的答案却是让她大吃一惊!

即墨慕言见她愣着,赶紧抬手拍了拍她的手臂,示意她赶紧接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