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妮小说网

第75章 五皇子活下来的第十六天【1 / 1】

凌波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康妮小说网http://www.vkni.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墨江水坝修好的那一天, 载入了大周史册。谁也没有想到这水坝的修建速度会这么快,听说在修建过程中,那些工人像是疯了一般不吃不喝不睡觉怎么也要修好这个水坝。而被薛焰罚做苦役的尹魏两人瘦得成了皮包骨, 被曾经瞧不起的下等人各种折磨,最终对自己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 连带着蜀州官场的风气都好了不少。人人都赞扬五皇子英明不翻,五皇子爱民如子。

让薛焰本人感到十分震惊的是, 从此事中得到的气运超乎意料的多,无数金色的气运从蜀州百姓乃至各地百姓的气云中蜂拥而至, 让他头顶那朵可怖的乌云发出阵阵金光, 竟焕发出从未有的生机——

他本来就生得万里挑一的好看,现在却比以前更加让人移不开眼了, 整个人的气色再也不像从前那样病怏怏的, 肌白肤润,透露着一种莹莹的粉色,干燥分叉的头发也乌青滑顺,从一株弱柳扶桑变成了倾城牡丹。

丹田也重获生机, 薛焰惊喜地发现自己已经能使用金丹期的法术了,以后再来几波刺客都不是他的对手。

至此,蜀州水坝一事完美落幕, 薛焰本是领了个闲差而来,在偏远的蜀州竟也办成了这么多利民的好事, 不论是在民间还是朝廷, 威望变得更高了。谁都不相信他是个傻子,街头巷尾都说他已被国师医治好,聪慧灵敏,足智多谋。

薛焰之前来蜀州的时候, 百姓们多是看热闹、看稀奇的心态,而到他离开的时候,人山人海,全是舍不得他走,哭哭相送,依依惜别的。

蜀州民风大胆,还有许多活泼勇敢的年轻姑娘们见他骑在高头大马上,绝世风华,一见倾心,纷纷投掷丝帕、香囊等物,妄图在五皇子心中留下一点划痕,搞得随行的官员打趣道:“五皇子现在的年纪,是该考虑娶妻了,再不济侍妾还是要填上的。”

此话一处,他无端觉得身上冷了几分,天边竟适时地落了几道惊雷,吓得他胯/下的马差点跑岔路,这个话题也无疾而终了。

可娶妻的事还远远没有结束,回到皇宫,例行领了一堆赏赐后,胜帝还赐了薛焰一座极好的宅邸,顺便也提了提为薛焰娶妻的事情。

胜帝依旧多病,脸色苍白,显得有些虚弱,看向薛焰时眼中却满是欣赏:“朕看赵丞相的独女蕙质兰心,品行相貌都与你相配,不如父皇为你做主,把她许配给你?”

薛焰自然不愿意娶妻,更何况是个从未见过的女子。

“父皇,儿臣现在并无娶妻之意。”

胜帝以为他心中有顾虑:“你的痴病不是被国师治好了吗?朕倒是听闻那赵家女儿对你颇有情意,是一桩极好的姻缘,不可耍小孩子脾气。”

“这……”

薛焰哪里知道自己就回京城过城门露了个脸就被贵女看上了非嫁不可,正思索着如何拒绝,便听胜帝又道:

“看你着不情不愿的样子,想是没见过她才会如此犹豫,正好围猎快到了,她是皇后远亲,朕允她同往,到时候就不要说朕没有给你们培养感情的机会。”

培养感情?

薛焰心想他这两辈子都和男子纠缠不休,还是不要把别人无辜女子牵扯进来吧,反正秋猎还有那么一段长的时间才到,离了皇宫便把此事抛之脑后,钻进自己的宅邸里,打算好好收拾装饰一番。

从此也是个自立门户,有家有院的人了。

不过呢根本不需要他太多费心神,爱子如命的梅贵妃早早就差人送来各类极好的家具陈设,桌椅寝具、屏风镜台、如意花瓶姐件件都是有价无货的珍品,娘亲贴心,薛煜考虑的是薛焰用人安全与否,特地挑了知根知底的管家、丫鬟前来伺候,故而薛焰到了皇子府上,并无什么要安排的,坐了片刻,就干脆起身去找薛煜。

薛煜早就搬出了皇宫,封了裕王的尊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裕王府就在薛煜家几乎只隔了几条街的地方。

薛焰到时,薛煜正在书房批改公文。

“二哥,我来看你了。”

薛煜虽面有倦色,仍勾起一个亲昵的笑容:“如今京城家家户户都在传你办成的大好事,阿焰,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二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恢复记忆,是在装傻的啊?”薛焰无奈道,一想到自己的小伎俩早就被薛煜看破,就觉得无地自容,也是薛煜娇惯他。

薛煜不在意道:“你真以为堂堂的大理石卿是摆设吗?会被一个傻子糊弄住?”

薛焰听了就知道,他二哥这是在一语双关,既是说那贪墨案中的官员不会被他一个傻子糊弄住,肯定是看破他在装傻才认了罪——原来在大理市寺办案的时候,薛煜就看破了他,这第二重意思嘛,就是说薛焰的演技瞒不过在主管大理寺的他。

“哎呀,你怎么不早说,让我无端出了这么多的丑。”薛焰叹息道,想到一件事,不得不提的程度。

他接着说:“你故意让气运给我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国师告诉你的?他让我不说,自己的嘴倒是不严。”

薛焰点头,眼圈有些红:“我从未想过……我在皇兄心中的位置,竟比皇位更重要。”

“那你可是小瞧二哥,也小瞧我们兄弟之间的情谊了,”薛煜微微一笑,眼神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弟弟,“装成个小傻瓜,好玩吗?”

“呃…其实我说真挺好玩的,你会怎么办?”薛焰笑着看他。

薛煜拿书敲了敲他的额角,无奈道:“你呀你啊,也就只有裴准才能治得了你。”

听到裴准的名字,薛焰撇了撇嘴。

“好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我这还有公文要处理,你才刚回来,我就不逼着你夙兴夜寐了,不过等过几天,你可跑不了,乖乖给我学治国之道。”

与薛煜告了别,出了书房,薛焰想起来自己还是第一次来二哥的王府,便一个人无忧无虑地逛了起来,因为薛煜的特别吩咐,一路上无人拦着他。

奇怪的是,薛煜在花园附近忽然听到了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有人躲起来埋伏。

王府里面埋伏,难不成是来行刺二哥的刺客吗?

薛焰还真猜得八九不离十,这江湖高手们本是奉命来刺杀薛煜,因为出身草莽,并不认识薛煜真颜,见薛焰衣着华丽,处处都走得,婢女们也称他为殿下,还以为他就是薛煜,意图行凶。

来得真是时候,薛焰正好想试试自己刚刚因为气运而有点眉目的修行,御火诀他已背得滚瓜烂熟,这辈子却没有个施展的机会。

“咻——”

几道流矢袭来,薛焰刚想使用口诀,却见一矫健身影,速度快到几乎只有残影,耳中听得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片刻之间,那些江湖高手们就被解决了。

“你是……?”

来人是位二十多岁的英俊男子,好一副凌厉锋锐的长相,眉目充斥着久经沙场的戾气与血腥味,身穿红黑劲装,长发扎高,像把出鞘的好刀,鼻梁高挺,薄唇紧抿,带着一股慑人的煞气。

正是当今的金面侯谢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