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妮小说网

第11章 缘何【1 / 1】

晴子日行十次睡眠疗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康妮小说网http://www.vkni.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他们是谁?”待两人离去后,坐在马上的清一低头向明镜询问道。

方才三人间的说话他听的清楚,有陌生的男人和女人从天上落了下来,然后和明镜道歉。只是其中一些话他听的不是很明白,什么御剑飞天?什么又是求道修业呢?难道真有人能在天上飞?

明镜牵着异色边走边向清一解释道:“清清,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很大很大,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有人想要王权富贵,有人想长生不老,也有人想做那天上的神仙。我们刚才遇到的就是想要当神仙的,当神仙需要远离俗世,摆脱七情六欲一心求道,很痛苦很痛苦的。”

“想成为神仙那么痛苦为何还有人要当神仙呢?”清一第一次从明镜嘴里听到和自己认知里不一样的世界。

“只因每个人的境遇不相同所想所感便有了差异,有人有所求,有人有所不求,有人有所大任,有人命中注定。”明镜说着看向清一,见他若有所思的模样,笑问,“那清清以后想做什么呢?”

清一一怔,他放在异色油光发亮的毛色上的手不知所措地压了压,异色走的很稳但是对于他来说还是犹如在夜色中的小船飘忽不定没有安全感。

听到明镜的话后,他想起了自己每次夜深陷入梦境深处时,回响着的儿时听到的话。

字里行间的意思他以前并不明白,现在想想也许又有另外的含义在。

有人有所求,有人有所不求,若是她真是,那么她所求的又是什么呢?为何她从不与自己说呢?

清一愣神了片刻,心里涌出一股子困扰搅得大脑只觉得烦躁,但是他秀丽的脸上却是一派淡然,他微笑着说:“我想变得厉害,厉害的能够保护阿镜,我想一直和阿镜在一起。”

“哈哈哈哈我也想和清清一直在一起。”明镜听了清一的回答以后又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自己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担心的是这孩子粘自己粘的有点紧,以后该怎么让他打开迈向世界的第一步。

“阿镜不想骑马了,我想和你一起走。”清一在马上晃了晃小腿,这种沉浮不定不能感受到明镜存在的感觉实在是令他难受。

明镜想了想,便把他从马上抱了下来。走走路也能锻炼身体,现在的道路一路平坦,让他走走也行。

她叮嘱道:“山路陡峭崎岖,若是不舒服一定要和我说,不能自己逞强。”

“好的。”清一站在地面抓紧了她的手,果然心里飘忽不定的感受一下子淡然了许多。虽然眼前仍然是宛如深渊的黑,但是只要明镜在,这些黑色其实也变的不那么让他感到害怕了。

夜色渐晚,明镜带着清一在荒郊野岭找了家开在路边的小客栈打算将就着过,虽然她一个人在外头风餐露宿也没有问题,但是苦也不能苦着孩子。

一到门口,守在外面的小厮见着明镜牵着的宝马两眼放光,他弓着身子迎了上面:“这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住店。”明镜将马的缰绳递给了小厮,她吩咐道,“我这马不喜寻常草料,只要将它牵住就行,无需进行打理。”

小厮的长相并不喜人,脸颊尖锐双眼深凹不说,他塌鼻子下还留着两撇八字胡看起来很是猥琐。异色见着十分嫌恶往后退了好几步,它不想让这个看起来很是猥琐的人类靠近,只得不满地用嘴拱了拱明镜的背。

明镜安抚地摸了摸异色的头,用心声传给异色:“只是待一晚上便走,委屈你了。”

异色看着靠近自己的小厮有些不屑的喷出鼻息,但还是看着明镜将缰绳交给别人。

“好嘞。”小厮盯着异色的眼睛双眼放光,见主人把绳子给了自己,他喜滋滋地将异色牵进了马棚。

明镜带着清一走进店内,店里的装潢很是简单陈旧,一楼稀疏几张桌椅上已经坐住了几个大汉,那几个大汉自顾的喝酒扯皮气氛愉悦。

站在台面后的是一个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女人,她头上别着醒目的鲜红牡丹花很是艳丽,明镜进门的一刻就能看到她。

老板娘本是在埋头拨弄算盘,听到有人进来便抬起了头,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转了一圈,尤其是在看到颜色甚好的清一身上时停了好一刻,她瞬间笑面嫣然。

“开一间最好的房。”明镜说着向老板娘投了一块银子,她这副豪爽不差钱的土财主模样更是让老板娘喜笑颜开。

“好嘞,天字一号房。”老板娘说着给一旁的小厮使了个眼色,小厮连忙毕恭毕敬地走上前要为明镜引路。

虽然地方不咋地但是这待遇还行,明镜跟着小厮环顾这栋有些年纪的建筑,在这里的墙面楼梯上还残留着不知多少年前残留下的刀剑痕迹。墙角屋梁的缝隙里窝藏着密密麻麻的蜘蛛网。

“师兄,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呀,这地方太破了,我看着不舒服。”

走上楼,明镜听到这熟悉的娇气声音心想这也未免太巧了,站在楼梯口,只见那抹鹅黄色的身影在昏暗的楼道间十分扎眼。

她叉着腰堵在一间房门前,气的跳脚。

只听到里面有男人的声音淡淡响起:“不想住自己去外面找地方去。”

说完门就砰的紧紧关上,留着女子呆站在原地面对着门不知作何感想。

“师兄!我生气了,你若是不哄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月莺碰了一鼻子灰,她在原地愤愤地跺脚道。

只是屋里安静,没有人理会她。

明镜只觉得有趣,她从月莺身旁经过时,还是礼貌地和她打了声招呼:“姑娘,又见面了。”

月莺本来深陷气愤中,见着明镜后脸上的愤愤之色一扫而光,她惊讶地开口:“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说完,刚关上不久的门就打开了,只见华烨背着光站在门口,看到明镜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惊愕。

“只是脚程快了些,这荒山野岭的想找个住的地方,便来了这。”明镜无视了他们俩的惊愕之色,她其实也没有想到这两人御剑远行也能这么慢的,说着她将矛头推究到两个人行动太慢身上,“我以为两位应该远行千里了,能在这里遇上也许是缘分。”

“我与舍妹路上耽搁了不少次,不过姑娘这速度确实挺快的。”华烨清明正直的双目在两人身上停留了一下,他心里对明镜这个平平无奇但能赶得上自己的姑娘开始忌惮起来,直觉告诉他要小心一点。

“若无事,二位还请继续休息。”明镜对着华烨点头微笑道,然后随着小厮去了天字一号房。

月莺看着若有所思的华烨再次气愤地开口道:“你又是这样,将我拒之门外却能因为别的女人开门讲话!哼!不知道还以为她才是你师妹呢!”

华烨看着明明已经长大了但还是一脸不懂事的月莺叹了一口气,他这次没有关上门,而是伸出手放在月莺的脑袋上揉了揉她的头发,满是无奈地开口叮嘱:“那女人不简单,你不要轻易与她说话。”

女孩在华烨手放在自己头上的那刻脸上的蛮横立马变得乖顺起来。

她脸上的情绪来去都快,月莺不知道华烨为什么那么说,但是他说的都是对的。

“那我今晚能不不能和你一起睡啊!”女孩的脸上是天真可爱,但说的话却是得寸进尺。

啪的一声,华烨撤回了自己的手飞速关上了门,将月莺一人孤零零地留在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