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妮小说网

第267章选择【1 / 1】

青山乡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康妮小说网http://www.vkni.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卢乐遥已经决定好了重新锻造重天,几个小的基本上都是文盲,别说是对锻造法器有所了解了,连扫盲班都没有完全毕业。

唯一聪明点的白彪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胖藤更不用说了,先天不足后天也不怎么努力,斗大的字认不了几箩筐,完全说不出一点a新的问题来。

“胖子,你行不行啊!要不咱们还是花些灵石,请个炼器大师!或者是找到卢元娘那女人,帮你重新锻造本命法宝!”

卢乐遥练器这一块儿,比起练丹来肯定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至少是没有出现炸炉的情况,成品率也是颇高的,问题在于其品质不太高啊!

用一些现代术语便可以这样理解,卢乐遥的作品来粗制滥造,属于拼夕夕级别的,能用但是质量不好。

“为什么不行?我可是锻造出过一件具有器灵的法宝出来,你们不是也见到了。”

白彪……

那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好不,说不定人家是吸天地灵气凝聚而成的,你只是机缘巧合之下,用对了方法加了最后一样材料让其提前出世了而已。

锻造法器需要一个比较封闭的环境,卢乐遥从闭关之处出来,便杀了几只等级不低的妖兽,去了坊市收获了一些灵石。

买了些生活必需品,普通的僻谷丹味道着实的不怎么好,但却不能没有。

金丹能辟谷不食,可是得消耗体内的灵气,来维持身体的运转,一旦遇到绝灵之地这种地方,不管是天然的还是人为的,体内的灵力用一分少一分的情况下,保持身体的力量比起食用带有烟火气的凡间食物,辟谷丹才是上上之选。

既能保持身体的活力也能补充些许灵力。

找了个看上去不错的酒楼,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叫了价格公道分量足够的几个硬菜,再要了几大盆儿灵米饭。

卢乐遥怕要少了不够吃,另外几个爱吃熟食,可白彪要吃啊,卢乐遥自己也不是个秀气的,必须分量够才行。

至于说美不美味的,修真界的灵餐就没有不好吃的,只是灵气多寡的问题,如果说只为果腹而已,那灵气多寡就没什么讲究了。

白彪是见过世面的,胡子一翘一翘的,很不情愿,这哪里是虎吃的,山上的豪猪吃的都比这个好。

这还嫌弃上了。

“你想吃好的自己掏灵石,我是不会介意的。”

自己付灵石,死胖子肯定想顺便搭着吃顿好的,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居然想要自己的灵宠请客。

想都不要想!

那喷香的口感,充斥着味蕾,一百年没有迟到过灵餐,白彪是嫌弃这些食物上的档次,竟也觉得美味异常。

外面白雪皑皑修士们一个个却是穿的清凉无比,还有几个貌似是某个门派的女修,更是只有薄薄的一层轻纱裹住身体。

如此的清凉。

的确是火气旺盛。

卢乐遥收回视线,眼见的一盘菜就空掉了,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白彪甩给她一个大白眼,看个毛有本事你也速度快一点呀。

“你们知道吗?云灵儿要出嫁了,居然不是嫁到林家的。”

“那是哪一家,不会是姬家吧?那可了不得了,第一大家族比起从前那婚事,不知强了多少倍。”

姬家呀!

在白彪这里就是警戒线一样的存在,当然是因为大能姬长空。

“那你们就有所不知了,只是为妾而已,能算什么好?凡人的妾通买卖,还能活的命来,修士的妾室,只有一个下场,早晚的结果。”

说话的是一桌妇人,说话的正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妇女,看这身打扮和身上隐隐散发着的灵光,修为以至结丹。

卢乐遥闯荡修真界这么些年,见过仙姿绰约的,也见过如卢嫣那样嚣张跋扈的,张十八那样活泼灵动的,如自己这样的五大三粗的还是第一回见到。

当然也是挺隐晦的。

“嗷呜!这女的真壮实!都赶上你娘了。”

这一声吼几乎是,石破惊天的效果。

卢乐遥恨不得一掌拍死这只毛货算了,哪有这么直截了当的评论人外观的,要是和明华真人一样是个爱美的女修,那不是妥妥的,找架打。

死一般的寂静之后。

就是爽朗大气的笑声,那位粗壮的金丹妇人,单手负于身后,一手执了酒壶。

“相逢即是有缘,妹子一看就是个面善的,不如和我等畅饮一番。”

壮女修对着卢乐遥说话,视线却是死死的盯住白彪。

心中的想法简直不要太明确,大姐我就是吸猫的。

还说自己面善,有眼光,至于吸猫那还是算了。

喝酒而已,卢乐遥也有酒,既然是喝酒能解决的那就喝酒呗!

卢乐遥全程抱着白彪,就是不将之放下,随手一幅也是一大盘子酒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都没有介绍自己的身份,有酒分食当然是畅饮一番。

到底是不是真心相请,又或者是碍于面子又有什么关系,一场战斗消弭于无形,掌柜的自然是高兴不已,还给加了一道好菜,算是赠送的。

众人喝的醺醺然离开,直到离开也没有互道身份信息也没有。说什么下次再约的场面话,卢乐遥倒是探听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了。

打听的这一处叫做崂山,四处都是喷发着火山,而且离崂山不远的地方就是佛宗的大本营梵云寺。

那些个妖魔鬼怪,千里之内都是不敢驻足,安全这一块是毋庸置疑的。

从酒楼中出来,卢乐遥便启程赶往崂山,为了避免麻烦,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到筑基巅峰,面容也做了稍微的更改,少了几分柔和,多了几分刚毅,倒是与她饮酒的那几位女修的打扮有些相近。

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女人。

如此一路行来,遇到了几波修士,彼此都是有礼有节,行了道礼便各自离开。

这身装扮还这般的好用,那个金丹妇人怕也不是个普通人。

从落处酒楼出来,卢乐遥冒着风雪御剑赶路,一千多里的路程,倒是也没有用多少功夫,第二日便道了。

外面是冰天雪地,崂山至上却是另外一副风景,冰火两重天啊!